侠客岛谈"29岁副县长":90后登历史舞台在情理之中

  原标题:[解局]围观“29岁挂职副县长”,人们在质疑什么?

  近日,“29岁女行长挂职副县长”一事经媒体报道后,引发社会各界广泛争议。1990年出生的九江银行湖口支行行长杨沁,于今年4月开始挂职副县长。

  应该说,29岁挂职副县长,仅仅从年龄上看,并不算特别稀奇。前几年,80后担任县长的新闻很是让舆论关注了一番,他们大多也是30岁左右。

  然而,人们质疑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侠客岛谈"29岁副县长":90后登历史舞台在情理之中

  质疑

  对于这样的现象,质疑主要在以下几方面。

  第一,29岁的副县长,虽说全国其他地方也有,但绝对是公务员里的佼佼者,比如名校毕业、高学历、过往政绩优秀、专业技能出众等。那么,杨沁是否有足够的业绩,证明其是同辈者中的出类拔萃者?简单的政府公开信息,并不能说服大多数人。

  毕竟,杨沁的履历都是在银行,且担任支行行长也时间不长,实在是很难证明她适合“副县长”这个职位。

  第二,虽说不能“唯学历论”,但对于年轻人而言,学历是目前体制内公平衡量一个人优秀与否的一项标准。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,杨沁的第一学历是通过“3+2”模式(3年中专加2年大专)获得的大专文凭,本科文凭是工作后通过函授拿到的。

  在早已“逢进必考”的官场里,当年都没资格报名公务员考试的杨沁,却一夜之间超越绝大多数同龄人担任副县长,围观群众由此产生不公感,是自然而然的。

  第三,但凡有点“超乎寻常”意味的干部任用,人们总是要问一句:是否有裙带关系?已有信源证实,杨沁的父亲的确长期在当地财政系统任职,与杨沁的工作单位多少有关系。杨父是否在其中起作用,是大众所关心的。

  这几点,都需要当地的相关官方机构下判断、做结论。目前看,当地市委组织部说她“不属于公务人员”,不知言下之意是否是“不归组织部门管”;其所在的九江银行也成立了调查组,但被网友质疑“自己查自己”、能否摆脱杨父金融系统影响力。

侠客岛谈"29岁副县长":90后登历史舞台在情理之中

  对比

  其实,每一次新闻舆论场中出现类似的新闻,只要出现“火箭提拔”四个字,总会让人有围观的欲望。

  为啥?原因之一肯定是,基层干部晋升本来就非常,非常难。

  中国的基层政治体系,是一个典型的金字塔结构。有段子说“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”,随便砸个砖头可能都是处级以上干部;但在中国更为广袤的基层,也就是县域一级,公务员的晋升空间其实相当有限。

  从岛叔的调研看,以一个中等规模的县(50万人口计)为例,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县委常委大概是11人;常委之外,党委、政府、人大、政协“四套班子”加起来,县处级干部也就30人左右。

  而这样的县,一般来说,正科级干部有200人左右,副科级400人左右,但“股级”干部会有1800人左右,公务员2500人左右,财政供养人员更是达到一两万。

  也就是说,即便是这个县所有的空缺县级干部岗位(一般每年3-4人)都从科级干部中选拔,晋升概率也就1%左右。加上年龄限制,每个基层干部晋升的年龄窗口也就几年。

  这就意味着,大多数干部的职业生涯都只能在普通的公务员岗位上工作。能担任副科级的领导干部,就算是仕途比较成功的;担任科级领导干部,算是心满意足;当个副县长乃至于进常委,那就是人生赢家了。

  从科员到县长,理论上只有副科、正科、副处和正处四级。按公务员法,10左右可以晋升完毕。但是在实际操作中,晋升有很多隐形的“台阶”,比如普通科员提拔到副科,只能干不太重要的岗位,如乡镇武装部长或副镇长之类;要提拔为正科,一般得担任过副书记才行。

侠客岛谈"29岁副县长":90后登历史舞台在情理之中

  而在绝大多数地方,“副县长”这个职位,得至少担任过两任一把手才行(两个乡镇书记、或一个镇和一个重要局委办一把手)。而要从普通副县长到县长,总得经过“常委”这道重要的坎;担任过普通常委后,才有资格担任常务副县长或副书记——这两个职位几乎是县长的必由之路。

  所以,在基层,按照体制内普遍说法,30岁左右的副科级、35岁左右的正科级、40岁左右的副县级和45岁左右的正县级,才算是真正“年轻”的领导干部。

  当这种“基层晋升难”的普遍感受,遇上提拔速度快的年轻人、尤其是看上去还有点关系的年轻人,对比一定是强烈的。

上一条免费发红包的微信群号

← → 方向键也可以换免费发红包的微信群号哦,发表于:2018-03-30 21:10